一周年纪念

这么就…1年过去了XD
虽然更新变得好像越来越少,不过也是挺意外画了这么久。
以前其实一直都很喜欢这两位兄长,但是真正叫我行动起来画他们真的是因为ザキコ小姐的图了,就好像是给要发动的机器加了油的样子吧XD
或许也是因为感觉到有同伴了,于是就开始画了起来XD
最先的同伴应该是buroro吧,不过现在她好像没有画了…真的是很残念;v;(不过在我打完这后我发觉buroro更新BO了,好巧…XD 你会复活吗?XD)
不过现在,不知道是怎么的,突然多了人画了起来…虽然有点おかしい,不过感觉还是开心的XD

如今自由门变得非常慢了,于是自由门也不大自由完全是看运气了(汗)
图死活发不上(试了半小时),干脆发主站了XD

怎么说也好,祝贺一下吧XD

终端 2 ZERO

1

思想似有似无
ZERO没有什么丰富的表情,唯一经常用的就是咧开嘴笑,动作也弯腰弯腿垂手的。
外形根本和表情动作搭配不上。

莫名的恐怖感

这个,就是威利博士最强的机器人吗?

城市的瓦砾中渐渐聚集了些机器人,他们正在讨论刚刚发生的战争,心有余悸的。

ZERO当前的任务
就是要把还存活的R家与C家的机器人全部消灭。
为什么没有保护W家机器人的命令?
因为W家的机器人全部已经被打倒了。

对ZERO来说这个是更好,只要看到活着的家伙立刻去撕裂就好了。
散落在地上的手臂、腿,还有爆炸以及吼叫的声音。

这样战斗好像很快乐,ZERO笑了起来

前来阻止的洛克人根本招架不住,只有一直重复走过来又被打开,走过来又被打开。
威利博士在屏幕上看到这一幕,很是开心
等下就会轮到你的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洛克人看着自己的同伴被一个个被打得支离破碎,而自己无能为力,在嘶喊着,再次冲了过来。

这次ZERO的一拳,狠狠的打在洛克的头上,头盔因此破碎了,洛克也被冲击倒在地上,摇摇晃晃的撑着身子。

ZERO发出咯咯咯的笑声,再转身向着剩余的机器人发动攻击。

洛克看着这个画面,眼泪滴了下来。
这,是在折磨我吗?

屠杀结束后
ZERO走到那个撑着身子但是头低到已经碰地上的洛克身边。
抓起洛克的脖子就把他甩出去
走过去,扯他的手臂、脚,等到关节发出极限的声音,立刻停下来,换抓另一边继续丢出去。
双手托着洛克的头,右手拇指用力的按洛克的左眼,等洛克因为痛而大喊起来的时候,又停了下来,换按右眼。
循环这样
循环

洛克哭了起来
ZERO却相反的大笑
威利博士也在屏幕的方发出扭曲的笑声
混乱的声音

在这个时候,出现了一个令他们都意外的人

罗露

轮着那铁扫帚出现了。

罗露立刻走来把洛克拖离开ZERO,ZERO并没阻止。
罗露看到洛克的样子,眼泪立刻掉下来。抚摸着洛克的脸,吻着他的额头。
ZERO把一个机器人的手臂丢了过去,然后笑了笑。
罗露了解到了点什么,拿着铁扫帚指向ZERO。
洛克想阻止,但…又能,怎么样呢?

没有什么对白
罗露和ZERO开始实力悬殊的打了起来

可惜没有出现什么奇迹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ZERO没有继续挂着那笑脸了
罗露的人工皮肤因为多次摔地上而被擦破了
右手也被打断了
很辛苦但是眼神没变,一直盯着ZERO。

ZERO一阵沉默

然后突然转身走向洛克,把右手转换成了手炮

罗露心里一紧
他要干什么?他想先对洛克…?!

洛克呆了,他不知道要干什么,只有看着ZERO那渐渐聚集满能量并且对着自己的手炮。

罗露慌忙的站起来,因为少了右手不大平衡,左手紧握着铁扫帚就冲向ZERO
用尽全力的击向ZERO左脸,想把ZERO打倒在地
ZERO很条件反射的,转身闪开了罗露的攻击,并且把刚刚聚集满能量的能源炮打向罗露
罗露顿时左臂连带左心胸的位置成圈型的被击个消灭
残留的抓着铁扫帚的左手也因为这冲力被甩到空中

罗露以及铁扫帚同时摔在地上不同的地方。

洛克对着那倒地冒烟的罗露大喊起来
罗露一动不动

ZERO看着那被自己打坏的罗露
站着很久没有动,眼睛睁得大大的。

突然的一抽,头昂了起来,发出点什么东西碎裂的细微声音。
ZERO慢慢的把头低下,看下四周,再看了下罗露,然后转头看着在自己眼底的洛克

“洛克…人,这,我怎么了…?”

这是洛克从见他开始直到现在听到他说的第一句话,而且这声音…很熟悉…
洛克皱着眉头睁大眼的问“布…布鲁斯…?”
“……”换得对方一阵沉默

ZERO走去罗露身边
慢慢的抱起来…怜惜的抱紧了
把她抱到洛克的身边。

“回去吧…”
然后举起右手炮,聚集能量
对准自己的右脸…

轰的一声…


威利博士看着屏幕惊呆了…
无力的靠在椅子的背靠上

ZERO…

终端 1 威利博士



布鲁斯和METAL的战斗,布鲁斯赢了,但是,这个胜利者倒下了。
威利博士完全没有想到,METAL会被打败,因为他计算过,布鲁斯是没有胜算的。但为什么,他能击倒METAL。
击倒那个对自己来说非常重要的机器人。

这个计划没有问题,所有R家以及C家的机器人都会被打败,然后没有人能妨碍自己了。
但是在屏幕看到自己的机器人一个接一个被打个粉碎,威利博士既愤怒又心疼。

为什么…
为什么会输
不可能会输的啊…
咦?METAL?为什么你不继续攻击布鲁斯,只要这么继续下去,你就能胜利了啊
别停下来…
布鲁斯的枪口对准你了啊!
动啊METAL,躲开啊…
躲开啊……

在METAL被打散的那一刻,威利博士的思想也开始散了。
他开始无力的笑起来
这到底……怎么了嘛…


威利博士看着被弗鲁迪扛回来放在修理台上的布鲁斯,威利博士手抽动了下,走了过去。
下意识的,用右手掐住那个已经不会动的机器人的脖子
他生气,他愤怒,想把眼前这个机器人毁掉。
“你还在磨蹭什么!快给我救他啊!你不是说要我死你就能救他了吗!”旁边的弗鲁迪大喊,他很心急,他不想布鲁斯就这么机能永远停顿。

此时两颗相反的心
那痛爱之心与憎恨之心,对同一个人。


弗鲁迪和布鲁斯,还有未完成的ZERO。
1+1=1
1加1等于1

ZERO完成了。

去吧,把那家伙打倒,打倒那家伙,你是我最后的杰作…

屠杀吧,把剩下的家伙都…

哈哈哈哈哈哈…

流水账

哎我喜欢写在这- -|||记事而已,和MB没任何关系

几天突然和妈买鱼走着走着就痛了,左腹位,然后一个中午过去依然痛…绘画群的各位谢谢关心(虽然他们看不到我这篇…)
晚上妈回来了,就在找药箱帮我配药,我爸曰,干脆带她去看一看吧。我就和妈去医院了。
自身觉得不是什么大事,我也很轻松的去,想着顶多也是吃个药不用打针吧…
接着看到要验血这一项俺就寒了
这不就是要戳手指么!
看着墨水笔头大的东西扎手指里,化验者还用力的掐手指,我禁不住就大叫了…
拿着化验单去给医生看,他曰,打个吊针吧
我猛的说不要不要
妈就说打吧!
我依然的不要不要
妈还是坚持的打吧!
医生就说,还是不要打吧,怕的话别勉强她。
妈就依了,我也松口气…

医生接着说,那打屁股针吧
我又惊了
医生,不打行么
医生整个身子转过来对着我说,要是不打针,那和你自己去药店拿药不就一样的吗,打了会快好很多的。
接着和我讲述了一点道理…
我也想,不就一针么,一会就过去了…

然后拿着单去药剂师那里,她给了我3小瓶打针的药
我惊恐的看着妈,这么多?!
妈曰,是混在一起打的啦。
哦……也就都是一针对吧,不过一针这么多药水要打多久啊…
我进去打针的那间房里看到一孩子打吊针,很镇定的给护士那么扎下去,不吱不抖,非常汉子。
我妈对我说你看别人孩子多厉害。
我就问,妈,我是什么时候开始怕打针的?
我妈,你很小的时候就怕了。

看来这个不是最近才开始怕的啊…

轮到我的时候,那位和我妈很熟的大妈边和我妈聊着日常边在抽屉里拿出2个针筒
我又惊了,说,2支?!
大妈慈祥的说,是哦
我当时有催眠自己说:在这时候你就是M,你最喜欢痛,你不怕打针。
大妈边说,你看,不痛吧?
但是我痛得要命,抓着我妈发抖,要哭哭不出来的。
一支打完,我泪目的看着大妈,然后大妈又把另一支接着扎进去。
这次我是喊着救命又不敢动的泪流满面
的确很失态,但是对我来说,真的太可怕了。
打完后,苦笑着…拖着很痛的一边身体回去。

当时真的很多苦想吐的,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我这么怕打针。

接着,我爸和我说,你妹妹年初一要回来哦
我说,不是吧……
他叫我去QQ问问她
我问了……证实了是要回来。
就是说,我等待了一年的新年假期要和她(还有她妈妈)一起过。
顿时俺充满绝望的向天大喊(间断式,不时喊一声)
在这时候,妹妹QQ发个信息来说:我们3个会去住酒店!
哦……酒店啊…啊还好。
不过仔细想想,那白天也是会来我这里啊…
我也同样没得画画没得自由啊…
然后我继续沉了。

俺昂着头,滴着眼泪的说:
唉。

流感 下集…

为什么有下集?因为我感冒了=。。=
本来想配个图,但是因为…我玩了下掰大腿游戏结果头很痛唯有图放弃净文章了。



纯文章,无配图。
=============================================================

“唔…”METAL因为病倒所以目前在床上休息,苏醒后病情依然无好转,撑着身体坐起来看看四周,在找点什么。
“布鲁斯…不在吗,到哪里去了呢…”失望的。当然,自己生病但是所爱的人确不在身边…
身体机能有点运行失效,排气口运行缓慢导致身体过热,四肢也变得特别笨重。
“真是…”强行的起来“留个字条什么的也好啊…”怨言的在说给那听不见的那位听。

喝水,这个在正常情况下是轻而易举的事,但是对于现在的METAL来说是异常的艰苦。

首先得走去厨房拿杯子,然后走出客厅按水…
单站稳,METAL就花不少时间
扶着墙一步步的挪到厨房,张开的口因为呼入空气而变得更干涩,更渴望到水。
杯子是整齐的朝下放在一个称盘里。
伸手去抓的METAL因为控制不好力度,确把整个盘子拉了下地,杯子全员来个粉碎。
扶额的METAL…
蹲下,把碎片们用手扫成一小堆,再用盘子翻盖上面。
既然这样就拿碗喝吧,不然的话干脆直接开水龙头喝好了…

不得不想…有个人帮一下就好了…

突然的,头加剧的痛起来,眼睛也模糊了,捂着头闭着眼的METAL跪坐了在地上,皱起的眉心和滴下的汗水与咬紧的白齿表示了他现在的状况。

“METAL!”出现了布鲁斯的声音。

只见布鲁斯蓬头垢脸的盾牌还拿在手里,他环视了一下METAL的四周,大概也知道个怎么回事“我先扶你回床。”

把METAL放置成以枕头靠着背坐起来的状态,布鲁斯摸摸他的脸“对不起,我刚刚走开了一下。”说着拿出个E罐“连同这个,一起吃下去。”布鲁斯握紧的右手张开了,里面是红蓝各半色的药胶囊。
METAL看着“这个是…什么?”接过药继续看。
“这个吃下去,你就会康复的了。”布鲁斯边开着E罐说。
“有点像塞剂……真的是吃的?”METAL依然看着药在疑问…
这一问布鲁斯就喷了,忍不住笑了“快点吃啦,是不是要我喂你啊?”
听到这里,METAL咪咪眼笑了,因为过热而脸庞红红的。在布鲁斯看起来,这样子的METAL蛮可爱的。
把已经打开的E罐倒了点进自己的口中,再夺过METAL手里的药,放置自己唇上,贴了上METAL的嘴…

本来只是运药形式的吻,不小心激烈了起来,就变成布鲁斯把METAL整个摁在床上样子了。

觉察到这样不行吧的布鲁斯,捏了下METLA的脸“喂…康复了再玩吧。”
METAL坦然的笑了下“你啊…是去问博士拿的药?”
布鲁斯帮METAL摆好睡的姿势“这个问题啊,等你康复了我再慢慢和你说,现在…你要休息哦。”

METAL笑着闭上了眼睛,布鲁斯则坐在床边守着他…

=============================================================

就……没了,觉得有点唐突,但是想不到后面还能写什么了XD
感谢各位留言,俺会找个时间回复的~
本人是

竜

Author:竜
欢迎光临,这里是竜的别馆。
虽然是说画的是洛克人同人,但是实质只是竜的私心。
本馆CP如域名。


连接

管理者:竜
名字:兔子的梦/MB

地址:http://metalblues.blog126.fc2.com/
LOGO:LOGO.jpg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每月我干了什麽
类别
全部文章

显示所有文章

搜索栏
链接
做個好朋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